一只有毒的橙子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沉迷扁鹊无法自拔
沉迷白鹊无法自拔

关于峡谷排位为什么变成了女装交流会

  身后是一群姑娘们的嬉笑声,身前是折的整整齐齐的水袖罗裙。

  李白的太阳穴在突突直跳。

  回想当天的排位,李白玩味的对扁鹊说:“这局若是赢了,你便穿女装给我看。”
  扁鹊面无波澜,“输了,你穿。”李白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然后己方三个狗比疯了一般的送人头。


  这他妈太不清真了!

  虽然输的不服,但李白安慰自己就当是哄小医生开心,这么想想也就不气了。

  但是为什么,小医生一脸淡定把他推给了一堆姑娘们?


  姑娘们可(jian)爱(zha)的笑容让李白觉得他被套了。然而女装这个赌注明明是自己提的……


  “李白哥哥?李白大兄弟!该换衣服了!”


  貂蝉的喊声把李白从回忆里揪回来,一回神,眼前就是貂蝉一脸纯良两手拎着罗裙抖啊抖,“这条裙子是我们大家一起挑的哦~”周围的姑娘一个比一个笑的无害。


  救命她们现在看起来好像索命的冤魂……


  算了,愿赌服输,李白嫌弃的接过裙子,转到屏风后面。

  罗裙正好盖至脚尖。
  也不知她们从哪弄来尺寸这么大的裙子。
  薄纱水袖两条手臂若隐若现。
  勉强还能接受。
  领口一片清凉。
  我好想死啊……


  李白做了很久的心理安慰,始终没能说服自己踏出屏风。
  直到外边的姑娘几乎要撕了屏风,李白才一脸生无可恋挪出去。


  本以为这样就该完事儿了,万万没想到。


  貂蝉:大兄弟你真好看!!!快上妆快上妆!
  甄姬:阿宓带了上好的胭脂。
  妲己:妲己要给李白哥哥上妆~
  小乔:给他梳丸子头!
  大乔:妹妹莫闹,他头上有狐耳,丸子头会锢到狐耳的,还是给他梳我这样的吧。



  李白当即就要夺门而出,姑娘们眼疾手快,按手的按手,按腿的按腿,这群姑娘力气够大的……


  蹂躏过后,李白算是放弃抵抗,任由小乔在他狐耳捆上同款的发饰。

  腰细腿长,瘦丽高挑,绑着发饰的狐耳带着俏皮,眼尾上挑,眼角脸颊被胭脂染了晕红,薄唇红艳欲滴。


  其实还挺好看的。


  若是除去这只狐狸现在仿若怨妇的表情。
  扁鹊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李白顿时没脾气,拥着人叹气,“罢了,博得越人一笑,也算值了。”


  扁鹊拍拍他的背,“看后面。”
  李白狐疑转头,很想提剑就砍。


  身后原本只是一群等着吃狗粮的姑娘,然而那群闲的蛋疼的汉子不知何时冒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太白兄真是个美人胚子哈哈哈嗝!”
  “我还当秦大夫突然直了哈哈哈嗝!”
  “难得难得马可你相机带了吗哈哈哈嗝!”


    李白气急,实木桌子被捏的咔咔作响,看好戏的众人能看到李白额发下暴起的青筋,连忙嬉笑着一哄而散。


  第二日,李白不顾扁鹊怪异的目光,将小乔喊到了草丛里。
  “婉姑娘,昨日李某的扮相可还看的入眼?”
  小乔星星眼猛点头。
  “李某思考许久,想着公瑾那一头墨发,细窄的腰身,若是换上女装,李某应是着实比不上的……”
  没一会儿小乔一脸痴汉出了草丛。

  然后李白把孙尚香拉进了草丛。
  “孙姑娘,李某有个大胆的想法……”
  没一会儿孙尚香满脸笑容出了草丛。

 
  接下来李白依次找过了花木兰,紫霞,虞姬,以及刘邦。

  第二日。

  刚打开院子门,扁鹊的脸有一瞬间凝固。
  他默默关上门,闭了闭眼,重新开门。

  ????????

  他看见了什么??


  薄纱着身香肩半露宛如青楼头牌的周瑜?
  被扒了帽子穿着莲花裙瑟瑟发抖的刘备?
  刮了胡子麻花辫腰上绑着小裙子的项羽?
  丸子头隔着面具也能看出黑着脸的兰陵?
  双马尾绑着花脸上糊了红胭脂的至尊宝?

 

  李白突然从背后冒出一把搂住扁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冷静的扁鹊:“很惊吓。”


  李白够着脖子看了半天,“怎么没见韩信呢……”


  刘邦也不知从哪里过来,笑的贱兮兮,“雏儿昨晚就自己主动穿女装给我看了,再说我家雏儿那么好看,我也舍不得让别人看,所以今天就放过他了。”


  啧啧啧……李白遗憾的叹气,这韩信忒奸诈,居然猜到我会怂恿他们。

  不过今天已经收获不小,韩信就留着,下次想法子整他好了。

评论(39)

热度(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