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有毒的橙子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沉迷扁鹊无法自拔
沉迷白鹊无法自拔

扁鹊的日记

  峡谷历五月一日    晴
  今天在院子里晒草药,文姬路过问我怎么全是治醉酒的药材,呵呵,我能怎么说呢,那是因为有个酒鬼天天醉死在你家门前啊,呵呵。


  峡谷历五月二日    晴
  天气很好,药材也晒的刚好,这是认识李白以来最清净舒心的一天,除了晚上又有个贱人倒在门口扒门以外。


  峡谷历五月三日    多云
  好好的晴天说变就变,就像那个贱人的酒壶说空就空。


  峡谷历五月四日    多云
  团战时趁着混乱给在对面的贱人泼了一裤子风油精,今天晚上门口真清净,开心。


  峡谷历五月五日    多云
  都说了劳资嘴是被狗啃了才肿的,你们能不能不要用看基佬的眼神看我??

  李太白你给我等着,社会你鹊哥的风油精不是吃素的。


  峡谷历五月八日    阴
  曹尼玛李白,曹尼玛


  峡谷历五月九日    小雨
  曹尼玛腰还是疼,我决定了把前些天晒干的药材通通扔外面淋雨,李太白你滚蛋,再给你开门我是狗。


  峡谷历五月十日    晴
  对不起,汪。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