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有毒的橙子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沉迷扁鹊无法自拔
沉迷白鹊无法自拔

因为喜欢你【蝉姬】

    入我蝉姬教,一生保平安
 
这么好吃的cp为毛这么冷!!

    头一次产百合粮有点小紧脏

  甄姬最近出门,似乎总能偶遇那抹粉色的俏丽身影。

  比如,布庄
  甄姬正挑着料子,貂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咦?阿宓你也喜欢这个颜色吗?”
  甄姬是公认的温柔大姐姐,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这个红色很好看,很适合做新年的新衣裳。”
  “我也喜欢!”貂蝉抱起一整匹布笑的分外灿烂,“咱们一起用这个做新衣服吧!”

  又比如,书局
  甄姬仔细挑选着毛笔,貂蝉突然从背后出现,
  “阿宓好巧啊,你也来买毛笔吗?”
  甄姬温柔的笑笑,“闲来无事,来挑几支笔以备作画之用。”
  “蝉儿也会画画!今晚去我家蝉儿给你画一幅好不好~”
 

  甚至,战斗的时候
  “不行,两个法师不好打。”
  “有什么不好打的,我是刺客!”
  “蝉姑娘别闹了,对面没有法师你去对面吧。”
  “我不要!我就要在你们队!”
  “蝉姑娘……”

  战斗开始之际,小小的争吵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甄姬抬头便看到那个高挑的粉色身影正跟同队的刘邦韩信狄仁杰对峙。

  小姑娘双手叉腰,气势十足,只是微红的眼眶出卖了她此刻的情绪。

  老好人甄姬连忙过来劝解,

  “左右不过是一场匹配,就不用这么在意这些了,蝉姑娘这么厉害的法师,真去了对面你们三个能好过?”

  貂蝉一见甄姬,立马冲过来抱着甄姬的胳膊冲三个无奈的大男人吐舌头,“就是,我要是去了对面你们三个就等死吧,哼!”

  还真是小姑娘脾性,甄姬无奈的笑笑,“那就不必争了,就这样吧。”

  因为喜欢你,所以时时刻刻想黏着你。


  战斗开始数分钟,众人皆静悄悄的发育,甄姬清完一波小兵,正在塔下稍事休息,突然听到左边一个声音在悄悄的叫她,原来是貂蝉正蹲在蓝石像的草丛里。

  这是在打蓝吧?

  “阿宓你快过来。”

  貂蝉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因为两人之间的距离所以不得已放大了音量,小姑娘急的不知道该小声还是大声,让人忍俊不禁。

  甄姬弯了嘴角,赶过去一看,血条没了大半管的貂蝉身边正是一个丝血的蓝石像,还在挠着貂蝉,看起来几乎要把貂蝉挠死。

  甄姬惊了一下,“你这是做什么?”

  貂蝉拉着甄姬的手就去碰石像,“你快拿了,给你打的。”

  甄姬轻轻按住她,“阿宓是要买圣杯的,这石像还是你拿着为好。”

  少女一脸失落,委屈巴巴的低头嘟囔,“你就当蝉儿送你的礼物嘛……”

  “这……”

  见她态度松动,貂蝉连忙抬头装可怜,抓着甄姬的手臂左右摇晃,“好阿宓,你看我都快被它打死了,你就收了嘛……”

  说着说着回头对正在挠她的蓝石像狠狠一瞪眼然后继续装可怜,吓得蓝石像一边抖一边迟疑的继续挠着貂蝉几乎见底的血条。

  漂亮的脸蛋写满期待,甄姬心软,不忍拂了人的好意,无奈对蓝石像补了最后一下。貂蝉顿时开心起来,围着她转了一圈,

  “阿宓真好看。”

  甄姬脸颊微红,一时不知怎么反应,遂拿出大姐姐的派头拉住貂蝉叮嘱她,“快些回城补给,小心莫被对面兰陵王抓到。”

  貂蝉反握住她手,神采飞扬,“他敢抓我我就敢打死他。”

  甄姬笑了笑,目送人一蹦一跳的回城,回了中路守塔,没一会儿,听见右边传来韩信的声音,

  “貂蝉,你打红干什么?”

  然后那抹粉色便跳到了自己背后嘟囔,“讨厌的韩跳跳……阿宓我给你的红被韩跳跳抢了QAQ”

  甄姬噗嗤一下笑出声,“有蓝就够了,红给其他人吧,别耽误了正事儿。”

  “可是阿宓踩着很好看嘛……”

  韩信收了红石像,一边跳着走一边自言自语,“这妮子平日那么牛掰,今天净捣乱……”
 

  因为喜欢你,所以想把最好的都给你。



  许是受马可波罗的影响,峡谷里过起了圣诞节,貂蝉订做的一套圣诞恋歌,今天刚拿回来,换上之后对着镜子来回照照,满意极了,随即哼着歌跑了出去。

  阿宓平日里总穿着那套蓝色的裙子,跟自己这红色简直是情侣装啊,真是天生一对!貂蝉越想越开心,飞起来一样到了甄姬家门口。

  门打开的一瞬,貂蝉愣住了
 
  不同于以往的素净,古典式红白鎏金的裙子紧致的勾勒出那人姣好的身材,甚至还化了淡妆,让人眼前一亮的美。

  很好看。

  但是,貂蝉却突然嘴一瘪,眼泪吧嗒吧嗒直掉。

  甄姬一惊,紧张的拉过人,“蝉儿,谁欺负你了?”

  貂蝉抽抽噎噎,半天才回答,“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做的是古典裙子,呜…我这圣诞裙子跟你一点都不配……”

  解释完貂蝉又接着抽抽搭搭,甄姬哄也哄不好,无奈只好去换了一直放着的冰雪圆舞曲。

  貂蝉顿时忘了哭,笑着扑过去抱住人,脸上还挂着泪珠,

  “这个好看这个好看,就这个!”

  因为喜欢你,所以什么都想跟你凑一对儿。



  为了欢迎大乔入住王者峡谷,峡谷一帮子人给大乔开了个欢迎会。

  来自貂蝉的蔑视:嘁,不过就是一群男人为聚众喝酒找借口而已。

  虽这么想着,兴头来了貂蝉也喝了几杯,姑娘家酒量不是很好,几杯下肚貂蝉便有些晕乎,靠在旁边的甄姬肩膀上磨蹭。

  甄姬掏出手帕给她擦掉额头的虚汗,被貂蝉一把抓住了手,整个人都往她身上黏,

  “阿宓好冰,抱起来好舒服……”

  耳边是少女模糊不清的低语,甄姬耳根发热,低声询问,“去外面走走醒醒酒?”

  懵了半晌,貂蝉突然反应过来可以独处了,站起身步伐不稳拉着人就走,眼看就要撞到门,被甄姬拉住扶着慢慢走出去。

  夜风凉丝丝的,吹在脸上很舒服,貂蝉酒醒了一大半,仍旧搂着人不愿放开

  “喝酒真好,阿宓愿意照顾我。”

  “阿宓比你们先来峡谷,照顾你们是应该的。”甄姬的声音轻轻柔柔的,粉色的唇一张一合,貂蝉看着,突然凑上去吻了她。

  趁着人还没缓过来,貂蝉把头埋在甄姬脖颈里,紧紧抱着她,

  “阿宓,蝉儿喜欢你,是这种喜欢,蝉儿想跟你在一起。”
 

  因为喜欢你,所以想跟你在一起。

 
 
 

  你问我后来啊?后来,她们在一起了啊(≧ω≦)/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