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有毒的橙子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沉迷扁鹊无法自拔
沉迷白鹊无法自拔

狐狸的弱点【白鹊】

     喜欢看鹊鹊脸红(๑•॒̀ ູ॒•́๑)啦啦啦
  喜欢看白鹊虐狗(๑•॒̀ ູ॒•́๑)啦啦啦

  剑仙李白就像一个神话,外界传的他无所不能,神乎其神,扁鹊很不乐意,致力于寻找李白的弱点。
  峡谷一帮子闲的发霉的人,七嘴八舌的出主意。
  “会不会怕蟑螂老鼠什么的啊,这些小虫子好可怕呢。”这是小乔。
  “小乔,李白又不是软妹。”有人反驳,狄仁杰也不乐意,拎起一脸无辜的李元芳,“见过这么可爱的老鼠吗?”
  人群一片嘘声,“妈的死给”“妈的狗粮”
  韩信一脸不屑,“那只狐狸平时尾巴从来不露出来,恐怕尾巴是弱点吧。”
  扁鹊想起在家里他给那只狐狸的尾巴顺毛,狐狸一脸享受的样子,摇头。
  “怕打针!”蔡文姬咬着糖块一脸肯定。
  刘邦很恶趣味的吓唬小孩儿,“荆轲姐姐来给喜欢吃糖还蛀牙的小孩儿打针了哦。”
  蔡文姬“哇”的一声哭出来,嘴里的糖块都掉到了地上,吓得典韦手足无措,抱起小姑娘笨手笨脚的哄。
  高渐离抱着吉他闪亮登场,“峡谷里的人,最怕的当然是失去离哥完美的歌喉,来,离哥给你们高歌一曲……哎哟哟珂珂我错了!”
  荆轲从高渐离背后出来,拧着高渐离的耳朵把人拖走,蔡文姬抬头一看荆轲,哭的更凶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扁鹊拉高围巾。
    “会不会怕痒?”人群中刘备说道,众人齐刷刷转头看向刘备。
  刘备解释,“人大概都有痒痒肉,像我家香香这么强悍的人都……”
  孙尚香杏眼一瞪,掀了刘备的斗笠就把人按地上揍,“你的意思是说老娘是悍妇?!”
  “媳妇儿我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轻点轻点疼疼疼疼疼别把你手打疼了……”
  众人神同步的把头转回来不看家暴现场,刘邦连连摇头,“这孙子哟…还是我家雏儿好。”
  扁鹊倒是把这话听进去了,这个可以试试。
  当晚扁鹊摸了摸李白的脖子,被李白当成想要了按在床上操了一顿。完事儿神医不信邪,又去戳李白的胳肢窝,被李白当成想要了按在床上操了一顿。最后直接挠李白的腰,被李白当成想要了按在床上操了一顿。
  第二天扁鹊扶着腰出了门,糊了前来购买止痛药的刘备一脸风油精。
  坐在柜台里扁鹊一边揉腰一边反省,怎么会信了这帮子人的话,傻逼了吧,被折腾的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懊恼间,被熟悉的酒香包围,李白坐到旁边抱着人力度适中的替他按揉腰部,“有心事?”
  扁鹊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干脆挑明了问,“你有弱点没。”
  “我的弱点……”李白凝视着人笑的温柔,“不一直是小医生,你吗?”
  扁鹊扶额。
  妈的好撩。
  据说神医那时耳根红了一天。
 
 
 

评论(19)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