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有毒的橙子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沉迷扁鹊无法自拔
沉迷白鹊无法自拔

论吕布糙汉的追妻之路有多简单【蜜汁微笑】

  吕布特别想知道,自己是怎么突然从一个比韩信的长枪还直的直男变成gay的。

  自从他意识到他开始在意赵云的时候,似乎想回头已经晚了。

  吕布就是那种有事就说出来的人,虽说人弯了但直球打的还挺6,所以这就是他今天结束战局后把赵云堵在了草丛里的原因。

  赵云一脸懵逼:excuse me?

  “赵子龙,我心悦你!”

  是这么说的吧…听说刘邦是这么对韩信表白的。

  吕布说完就懵逼了,接下来呢?

  赵云愣了愣,随即浅浅的笑了

  吕布:麻麻我看到了天使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在天上飞!

  赵云笑了过后,耳朵根红了

  吕布突然也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这就是你这个糙汉脸红的理由???

 
  赵云看了吕布一眼,红色从耳根蔓延到了脸上。
 

  吕布:麻痹的赵子龙好好看啊麻痹好想亲一口啊!

  或许是吕布这个糙汉的眼神太过炽热,赵云被盯的有点不舒服,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然后

  然后就被堵住了嘴???
 

  卧槽儿啊吕布糙汉你刚刚才这么想居然就付诸行动了?????!!!


  意外的,赵云没反抗,吕布小心翼翼的吻着赵云薄薄的唇,开始只敢在外面轻舔,见赵云没动作,胆子肥了,他妈的居然伸舌头了!

  
  卧槽儿吕布糙汉你放开赵子龙让我来!!

  所以说,初吻就伸舌头,到底是要干什么的节奏呢?【蜜汁微笑】

  待唇舌分开,赵云回抱住吕布,

  “赵某亦是。”

  然后他们回家干了个爽→_→



  我去你妹的刚表白就滚床单!吕布糙汉你是要搞事吗!!!

 
  吕布:我不搞事我搞子龙【蜜汁微笑】

 

评论(18)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