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有毒的橙子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沉迷扁鹊无法自拔
沉迷白鹊无法自拔

【全职高手】他们是怎么起床的

【不定时改,因为脑洞还没开完2333】
【渣文笔】
【ooc】
【就喜欢这样甜甜的w】

【叶蓝】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照射进房间的时候,蓝河醒了。
  怔怔的发了会儿愣,蓝河看向床头的闹钟。
  “居然已经十点了…”该去上游戏了。蓝河伸个懒腰,一动才发现自己怀里还钻着个东西。
  “大神…”蓝河开了口才感觉不对,怎么还叫他大神呢?于是在那毛茸茸的头上揉了两把,“叶修,起床了。”
  静静的等了半分钟,毛茸茸的脑袋才动了一下,“别吵,哥昨晚跟霸图微草蓝雨抢boss,累死了。”说话的同时手脚并用跟八爪鱼似的缠上蓝河,跟个赖皮的小孩子一样。
  蓝河想笑,谁知道在外光鲜亮丽受无数人追捧的叶修大神居然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虽然叶修在这耍赖,但蓝河有事做啊,公会还需要他管理呢,他这几天都因为叶修的要求在用着绝色的账号打理兴欣公会,好几天没上蓝溪阁看看了,蓝河欲起身,“你好好睡,我该去蓝溪阁看看了。”
  正在努力把叶修的手脚扒下去,还没坐起来呢,就被一股力量拉过去,随即唇上覆上一个温热潮湿的吻。
  一吻毕,蓝河脸红成一片,直把自己往被子里藏,叶修依旧闭着眼睛,将人抱到怀里,“让我抱一会儿。”
  蓝河将头埋在叶修怀里,心咚咚的跳,脸上的热度一直散不开,听着叶修的呼吸渐渐平稳绵长,似乎是睡着了,才冷静下来。
  抱…就抱吧。
  回手抱住叶修的腰,蓝河闭上眼,就想这样跟他静静的待在一起。
  公会什么的,谁管它啊

【喻黄】
  又是一天,美好的早晨,黄少天是这么认为的。
  还是放假好呀,不用训练。
  床很大,很软,黄少天整个人陷在里面,缩成一团,连头都没有露出来。
  像个馒头。
  这是喻文州此时的想法。
  “少天。”熟悉的声音穿透被子,似温柔的风一般吹进黄少天的耳朵。
  我的妈呀队长干什么啊一大早就这么苏本剑圣还想多睡一会儿呢!
  黄少天哼哼唧唧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闷闷的,“不起不起不起………”
  喻文州无奈,伸手地拉了拉附有黄少天体热的被褥,露出一小半黄少天的脸来。
  “少天,该起床吃早饭了。”
  我的天呐喻文苏你还敢再苏一点吗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知道你精力好可也不带这么折腾的吧昨晚你满足了我可是累趴了多睡一会儿怎么了别打扰我!
  黄少天睫毛颤了两下,没有睁眼,翻了个身把被子卷的更紧了,嘴里嘟嘟囔囔地,没听清楚难免有人以为他在念经“队长队长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好累啊难得的假期你就放过我吧你看外面天气那么好队长你快出去晒太阳…”
  再没听到声音,却感受到一股压力,压住了自己,他轻柔的呼吸声就在耳边回荡着,吹出来的气也很暖和,似乎再多吹那么一小口的气就足以让黄少天脸红一大半,不过一小会喻文州便开口道,“少天,真的不起床吗?”
  黄少天颤了一下。喻文苏你够了尼玛不带这么诱惑人的!!!!
  “我起我起行了吧…”郁闷的推开喻文州的脸,黄少天晃晃悠悠的坐起来,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刚干过一场打仗似的,形象点说和那些鸡窝有得一拼了,他随手扒拉两下,掀开被子轻微闭着眼睛用脚在地上划来划去找着他的拖鞋。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小幅度地勾起嘴角,弯身拿过拖鞋替黄少天穿上,将还处于迷糊状态的人带进卫生间,娴熟的挤好牙膏将牙刷放到黄少天手里,又倒好一杯温水放到黄少天左手边,转身出了卫生间整理一团糟的床单。过了一会从衣柜里拿出黄少天要换的衣服放到床头,招呼了黄少天一声,“少天,洗漱完换了衣服再来吃早饭。”
  黄少天一嘴泡沫,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听着卫生间外喻文州的脚步声,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傻傻的笑着。
  这个人,是自己的

【江周】
  江波涛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一根呆毛。
  “队长?”江波涛有些意外,“怎么起这么早?”不过江波涛想知道的是周泽楷为毛趴在自己床边。
  周泽楷腼腆的微笑,“江…饿。”
  江波涛忍不住弯了嘴角,“好,等会带你去吃小笼包。”
  周泽楷点头,连带着呆毛也晃晃悠悠的。江波涛没忍住揉了揉周泽楷的头顶,周泽楷顺势在江波涛的掌心蹭了蹭。
  江波涛拍拍他,起身去洗漱,周泽楷整理起床单。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在一起,也很好呢。

【昊翔】
  唐昊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孙翔站在唐昊面前。
  这很正常对吧?然而,惊悚的是,孙翔,穿着,
  女
  仆
  装
  孙翔红着脸,头上还戴着黑色的猫耳,脖颈上的铃铛随着人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过膝白丝袜,绝对领域不要太诱人,他跨坐到唐昊腿上,分身蹭着唐昊的小腹,两只手臂勾着唐昊的脖子,眼里带着泪光,声音颤抖,“昊昊…我…想要……”
  你们可能奇怪了,孙翔会这么软?会穿女仆装?对没错,这让人血脉喷张的一幕,是唐昊在做春梦而已╮(╯▽╰)╭【23333】
  唐昊只觉得自己要被火烧着了,正要把孙翔掀下来狠干一顿,脸突然一疼,诱人的孙翔不见了。
  春梦被打断,唐昊火气无比大,尼玛好容易梦见这么软这么诱人的孙翔,哪个龟儿子打断了他的好事!
  愤怒的睁眼,映入眼帘的
  是孙翔。
  唐昊顿时蔫了。
  孙翔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好吧他不只是不高兴,孙翔整个人看起来在炸裂的边缘。
  “二翔…”
  “羊习习是谁!”
  唐昊本想问问他怎么了,刚开口就被打断,而这个问题…唐昊明白了,看样子是自己做梦的时候叫了孙翔这个外号,然而羊习习这个外号是唐昊背地里给孙翔起的,孙翔并不知道╮(╯▽╰)╭
  生气的孙翔看起来很可爱,气鼓鼓的,琥珀瞳亮晶晶的,脸颊也因为生气浮着一层红,唐昊一个没忍住,扑了上去。
  孙翔更恼了,挠着唐昊挣扎,唐昊在他脸上乱啃,一边啃一边笑,“二翔,你怎么这么可爱!”
  “唐日天你个混球你走开!╰(‵□′)╯”孙翔推不开唐昊,只好去推唐昊的头,“你不说清楚羊习习是谁你就给我滚出去!”
  唐昊吭哧吭哧的笑着,“二翔啊,你,哈哈哈,吃醋了啊,哈哈-(¬∀¬)σ”
  “吃你妹逼!走开你!(。•ˇ‸ˇ•。)”
  看人是真生气了,唐昊也不逗他了,把头埋在孙翔脖子里,暖暖的呼吸激起了孙翔的鸡皮疙瘩。
  “除了你,谁还能是羊习习啊。”
  孙翔愣了一会儿,突然醒悟,“你妹!你才是羊习习!你全家都羊习习!╰(‵□′)╯”
  唐昊哈哈大笑,“我全家里可有你啊!o(*≧▽≦)ツ┏━┓拍桌狂笑”
  孙翔气的就去挠他,两个人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挠过来挠过去,折腾了一会儿,孙翔总算消停了,唐昊趁机压到人身上,他刚刚做春梦,小兄弟还没解决,这会还精神着呢。
  “二翔…”唐昊的语气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干嘛。”话刚说完,孙翔就明白了,为什么呢?因为唐日天这个不要脸的混球正用他小兄弟蹭他呢!
  “知道为什么这么精神吗。”唐昊故意咬着孙翔的耳朵说话,诱惑力极强的声线让孙翔半边身子都麻了。
  “我刚刚啊,梦到你了,你猜猜梦里我俩在搞什么。”
  孙翔表示他不想说话,看这情况,他就算再二也知道唐昊梦到了什么。
  看人没反抗,唐昊心下窃喜,伸手解开了孙翔的睡衣。孙翔脸红了,“你白日宣淫!”
  唐昊欠揍的笑,“开心就行了,管他白天还是晚上。”
  于是,拉灯╮(╯▽╰)╭,不对,是拉窗帘。

【双鬼】
  又是新的一天,李轩和吴羽策随着闹铃清脆的声音同时睁开眼。
  想想今天还要训练,两人费力的撑着身体坐起来。
  幽灵一般晃进卫生间,两人左手端水杯右手执牙刷,脑袋还没完全清醒,傻愣愣的盯着镜子里的对方,机械一般刷着牙。
  没有刻意合拍,两人的动作却如出一辙,手臂摆动的幅度,频率,一模一样,牙刷在嘴里进出的声音,也仿佛融到了一起。
  捧起一捧水泼到脸上,两人总算清醒了一点,洗完脸,同时去找要穿的衣服。
  吴羽策从衣柜里扯出一件t恤,上面印着鬼刻的Q版形象,是李轩的。吴羽策暗道幼稚,却止不住心里的甜蜜,把t恤向身后一扔,手刚准备收回来却有一样东西落到了手上。吴羽策一看,是自己昨晚扔在床头今天准备穿的裤子。
  李轩把裤子扔给了吴羽策,同时也接到了吴羽策扔过来的t恤,两人都是微愣了一下,同时转头看向对方,相视一笑,这么多年,默契已经成了习惯啊。
  换好了衣服,两人走出房门,吴羽策突然开口,“队长,我们什么时候能获得最佳组合呢?”
  李轩笑而不语。
  阿策,在我心里,我们可一直都是最佳组合啊。

【刘卢】
  卢瀚文是个精力旺盛的少年,这一点刘小别非常同意。这不,这小少年又来折腾自己了。
  “小别前辈,起床,起床啦!”卢瀚文一大早就爬起来骚扰刘小别。
  刘小别翻个身用被子蒙住头,装作没听见。
  卢瀚文摇晃两把刘小别,语带撒娇,“小别前辈,好前辈,起床陪我练习啦~好不好嘛,陪我练习啦~”
  刘小别心都酥了,露出头望着那个嘟着嘴的少年。
  卢瀚文一看人终于理他了,连忙抓着刘小别的胳膊往起拉,“前辈快点起床,早餐我都买好了。”
  刘小别无奈的笑,“好好好,陪你练习。”
  自己,还真是对这小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杜柔】
  七点,陈果打开房门,打着哈欠准备去吃早饭,扭头就看到魏琛猫在拐角偷偷摸摸的偷看什么。
  这人怎么干什么都这么猥琐。
  陈果一边心里腹诽一边走过去,伸手一拍魏琛的肩膀,“喂,干什么呢?”
  魏琛一惊,差点大叫出来,回头一看是陈果,贱贱的笑着示意陈果来看。
  陈果一头雾水,被魏琛带着暗搓搓的往拐角那边看去。
  唐柔的房间。门口站着一个小伙子。
  是昨天被轮回派来她们兴欣说是搞什么交流的杜明。
  昨天杜明到的时候,一身崭新的西装,头发应该也打理过,整个人散发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魏琛当时就感慨,“年轻真好啊。”当时是下午两点,正是妹子们逛街的时候,轮回不负牛郎团的美名,小伙特别帅气,陈果注意到一条街的妹子们频频往这边侧目,兴欣的几位还没说什么,杜明自己却紧张的手足无措,进门的时候差点自己把自己绊倒。包子一副大哥气派,搂着人肩膀就跟人唠,杜明好几次想跟唐柔打个招呼都被包子打断。
  现在杜明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衬衫,银灰色的制服裤,手捧着一袋小笼包,帅气的脸上两团红晕,就像是小说中青涩的男主。然而,陈果看的出来,杜明现在很紧张。
  杜明整个人看起来很不淡定,不停的挠头,手举起来想敲门,僵了半天又放下,捧着小笼包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然后发一会儿怔,像是心里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
  “这小子六点就在这儿扭来扭去了。”魏琛小声对陈果说。
  “你不会六点就在这偷窥了吧?!”陈果有些想翻白眼。
  “谁说的,我有那么无聊么!”魏琛扬起下巴,又补了一句,“六点半才来看的。╮(╯▽╰)╭”
  陈果无语。真是够无聊的。
  鄙视了一下魏琛,陈果觉得还是跟杜明打一下招呼比较好,于是走了出去,魏琛一拉拉个空,只好跟着陈果过去。
  “早啊杜明,在这儿干嘛呢?”陈果带上微笑问道。
  杜明明显被吓到了,猛的回头,一看是陈果,连忙答道,“陈老板早上好!我…我…”
  支吾半天没下文,陈果只好开口,“给小唐送早饭呀?小唐平时七点多起床,应该快出来了,这小笼包都冷了吧,等会下去吃热的。”
  杜明捧着早就凉了的小笼包,木讷的点头。
  魏琛凑了过来,“哎我说杜明啊,看你这是要追小唐吧,你这可不行啊,追姑娘你得果断一点,你这扭捏半天我看着都急我跟你说啊你应该…”
  陈果一听魏琛这开始带坏人家了,急忙推了魏琛一把,魏琛惯性往前扑,撞到杜明身上,魏琛站稳了,杜明倒是要倒,谁知这时,唐柔的房门开了。
  于是很巧的,杜明扑倒了唐柔。
  魏琛当即两眼发光掏出手机拍照,方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儿冒出来的正举着手机猛拍,陈果瀑布汗,一手揪一个就走,俩人还大叫没拍够,陈果在两人头顶各拍一巴掌,一瞪眼,“还要拍吗!”两人顿时老实了,跟着陈果走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
  杜明现在整个人正处于一种十分纠结的状态。
  雾草!我这是把女神扑倒了吗?!!卧槽卧槽卧槽!我该不该起来啊!可是难得扑倒一次就这么起来不甘心啊!不起来?女神生气怎么办!嗷嗷嗷好纠结啊!
  正纠结要不要起来,唐柔对着他笑了,依旧是那么温柔得体的笑,声音也像是一阵春风吹过杜明的心,“早上好。”
  杜明呆了,世界仿佛开满了粉色的小花,他好像听到了礼花齐鸣的声音,在脑袋上炸开,他忘了接下来该做什么,呆呆的回到,“早上好…”

【肖戴】
  大清早的,戴妍琦精神抖擞的来到肖时钦房间门前。
  “队长队长,起床啦起床啦!”戴妍琦拍着房门大声叫到。今天战队休息日,昨晚戴妍琦就磨着肖时钦陪她去漫展,肖时钦实在没办法,答应了。
  房内的肖时钦痛苦的拿枕头盖住头,他昨晚研究战术研究到凌晨,这小姑奶奶一大早就不安生。
  叫了半天,戴妍琦趴在房门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居然没动静?队长这是忘了昨天答应的事吗哼?!
  戴妍琦眼珠子转了转,嘿嘿笑了两声,随即站直身体,背对着房门,清了清嗓子,故意放大了声音,“那谁啊,all肖本都搬出来了吧,收拾好了等会展子上争取卖完!”
  三秒后。
  戴妍琦身后突然敞亮起来,戴妍琦笑吟吟的转身,“队长你起来啦?”
  肖时钦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脸黑线,眼镜也没戴,“小戴…”
  戴妍琦努力憋笑,“队长你起这么早干嘛,再去睡一会儿,我等会出门。”
  肖时钦深吸一口气,揉了揉戴妍琦的头顶,“我陪你去。”
  戴妍琦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嗯…”
  然后她听到肖时钦叹了口气,“all肖收起来,只准卖肖戴本。”
  戴妍琦彻底脸红了,半天才回答到,
  “好…”
 
 
 

评论(5)

热度(254)